首 页  部门简介  重要信息  工作动态  通知公告  政策法规  制度建设  廉政教育  下载专区  信访举报  学校主页 
 
当前位置: 首 页 > 廉政教育 > 学习园地 > 正文
党风廉政教育学习参阅材料之七十八
2017-09-14 09:03   审核人:   (点击次数:)

浙江电大处级领导干部党风廉政教育学习参阅材料

 

2017年第6期(总第78期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79

 

廉史镜鉴

曾子易箦之难

《礼记》中所讲的“曾子易箦”故事相信不少人听过。曾子,名参,春秋末年鲁国人,是孔子七十二贤弟子曾点的儿子,与其父同师孔子。曾参颇得孔子器重,《论语》中记载:“孔子呼而告之,曰:‘参乎,吾道一以贯之’。曾子曰:‘唯,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。’”孔子门下,前有颜渊继有曾参,都是得孔学真传的门徒。孔子死前将自己的孙子托孤于他,而曾参也是为之执父丧之礼,三年无服。

曾参殁于公元前435年(鲁悼公三十二年),临死之际有“曾子易箦”之事。一天夜里,正当重病的曾参昏沉之际,挚友子春,两个儿子陪伴在侧,仆人打灯守候在墙角。突然仆人开口说,先生身下铺的竹席,华美而光滑,应是大夫才可有的用具吧。曾参的儿子深知父亲为人,赶忙制止仆人说下去,却已被曾参听到。他惊惧地说道,是的是的,这是以前鲁国大夫季孙给我的礼物,重病缠身,没有来得及更换。然后唤其中一个儿子曾元说,来,帮我起来换掉。曾元说,您现在已经病得很厉害了,不可轻易生变,等到天亮再换不迟。此时曾参说道,你以为这样是爱我,但其实比不上仆人之爱。君子爱人应当 爱人以德,小人爱人才爱之以姑息。我此生的志向是什么?就是死得光明磊落罢了。于是令众人强扶而起,换上与其身份相当的垫具而殁。

曾子易箦所以传颂古今,是因为其中有两大难。一难在人情忽微、防微杜渐。现实人生最能打动人的当是人之常情。曾子病情沉重,儿子深爱父亲,劝他等天明病情稳定后再说易箦之事,这于理来说好像是很有道理,于情来说更是儿子的一片孝心,对一般人而言,此事囫囵圆满,很难再行拒绝。但在曾子看来,这理是世理,情是人情,人情世理固然动人,但却于礼不合、有违道德,劝人行有违道德之事,实是行姑息养奸之事,爱人其实是祸人。

曾子难得!难得在于他对人情世理必陷人于不义的洞察,勇敢拒绝。确实如此,日常生活中,我们对大奸大恶可以做到横眉冷对,守身如玉,但一碰到人情世故往往就会一败涂地,不可收拾,实在是因为人情世故往往顺着人的实际需要见缝插针,得一寸进一尺,循循善诱,末了必是让人陷溺其中,不可自拔。人情忽微,怎可不防微杜渐、如坐针毡。

二难在生死交关、磐石不移。曾参病重,此时必是痛苦难当、苦不堪言,当此之时,在平常行之甚易的道德信仰往往要遭受严峻考验,大多数人的心境往往如此:事情都到这一步了,还坚持那些东西有什么用,人死万事空、管他身后名,欲关一开,往往就是无可无不可,狼狈而终。曾参怎么说?“吾何求哉”!这也是临死之际对自己人性信仰的反思:我这一生中什么是我真正值得磐石不移、守之以恒的东西呢?这可真是考验时刻。

如在日常生活中,道德信仰只如风吹浮水,艰难之际必打回原形,丑相百出;但如道德信仰已融入我的生命血肉中去,平常就细加体会人生世上守正的可贵、为善的可信,把它真正当做确定不易的真理,生死交关,必是灵台清明、呼之皈之。

古人重死,认为“视死如生”。放到今天,“重死”观念仍弥足珍贵。所谓“重死”,其实就是为人做事应当放到“人活一世”的尺度中考量,事事时时想到做什么事不可优柔姑息,守正以恒、正道直行,待到时过境迁后,想起自己所做的事无愧于心,堂堂正正,这样才真正算对得起自己,爱自己。

平心静气地考量,我们就知道古人求的是个人生在世、堂堂正正。还是曾参,“曾子有疾,召门弟子曰:启予足!启予手!《诗》云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。而今而后,吾知免夫!小子!”疾危之时,先想到是全须全尾,无愧于父母养我之恩,求得也是个内心坦然、无忧无惧。不过,人情防微,视死如生,何其难也!必是“战战兢兢”方能近之。

(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)

 

哲理小品

改变航道

两艘战舰编成训练中队,在海上恶劣的天气中进行演习。

这一天,大雾迷漫,能见度非常低,舰长一直坚守在舰桥上,密切注视着周围发生的一切。天黑之后,舰桥侧翼瞭望台报告:“右舷前方,出现灯火。”“向我开来还是离我而去?”舰长大声问。瞭望台回话:“向我开来,舰长。”

这就意味着两舰正处于相撞的危险之中。

舰长对着信号员大喊:“信号员,发信号:我们即将相撞,建议你改变航道20度。”收到对方信号:“建议你改变航道20度。”舰长命令:“发信号:我是舰长。你改变航道20度,现在!”对方发来信号:“我是二等水手,你最好改变航道20度,现在!”舰长火冒三丈,他狠狠地“呸”了一声,说:“给我发信号:我是战舰。你迅速改变航道。”对方信号回复:“我是灯塔。”

战舰改变了航道。

人生的航道有时也需要改变,不是为别人改变,而是为自己改变。

(来源:(美)法兰克·科赫)

 

 

心灵驿站

书与容颜

韩婴著的《韩诗外传》中,记载了一个读书可以养颜的故事。春秋时,鲁国有个叫闵子骞的人,仰慕孔子的才学,拜孔子为师。开始,他的脸色干枯、蜡黄,过了一段时间后竟变得红润起来。孔子觉得很奇怪,便问其原因。闵子骞回答:“在没读书之前,我生活在偏僻的乡下,能到老师门下学习做人与治国的道理,心里十分高兴,但看到达官贵人坐在华丽的车上,前后龙旗飘舞,又很羡慕。这两种情形时常在我的脑子里打架,因而寝食不安,脸色干枯、蜡黄。现在我接受老师的教化,精读做人与治国之书,懂得的道理日益增多,能辨别是非美丑了,那些‘龙旗’之类的东西再也不能让我内心困惑,因而心情平和,脸色也就红润起来了。”他把自己的容光焕发,归功于读书明理。

北宋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、画家苏轼在《和董传留别》的诗中,写下了读书可以养颜的自信:“粗缯大布裹生涯,腹有诗书气自华。”这就是说,苏轼虽然身穿简陋的土布,用粗丝绑发,却满腹诗书,自然气质高华。

晚清四大名臣之首的曾国藩叮嘱儿子曾纪泽,要懂得读书对于养颜之重要:“人之气质,由于天生,本难改变,惟读书可以变换气质,古之精相法者,并言读书可以变换骨相。”这就是说,读书不仅能获取知识,而且能提升人的精神境界,日积月累就会脱离低级趣味,养成高雅、脱俗的气质。他还说过一句极为精辟的话:“书味深者,面自粹润。”这就是说,读书体味得深的人,面容自然纯粹、滋润。

著名学者、文学家、语言学家林语堂,直截了当地赞美过读书人的容颜:“章太炎脸孔虽不漂亮,王国维虽有一根辫子,但是他们是有风韵的……”章、王二人并没有潘安之貌,可是在林语堂的心目中却很美,因为他们书气十足,气质非凡。

著名女作家、旅行家三毛写下了读书可以改变容颜的体会:“读书多了,容颜自然改变。许多时候,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过眼烟云,不复记忆,其实它们仍是潜在气质里、在谈吐上、在胸襟的无涯,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中。”

哲学家周国平也明确地支持读书可以养颜:“阅读能养心,能养生,我还要加上能养颜。一个人读不读书,你从他的面容就能看出。一个人美不美不只是外在的东西,他有个气质,读不读书气质就是不一样,从表情、神态、风度都会显示出来的。许多老学者老得非常美,让你惊叹人老了还可以这样光彩照人。”

好莱坞明星简·方达更是毫不吝啬地赞美了读书对养颜的功劳:“书香是最好的美容剂。”这同毕淑敏的见解完全相同:“读书才是最好的美容。”

读书不是擦胭脂,却可以让人光彩照人;读书不是戴首饰,却可以让人自信从容;读书不是穿华服,却可以让人风流儒雅……可以说,读书不是装扮外表,而是装扮心灵,装扮生命。

欣赏一个人,往往是始于颜值,敬于才华,合于性格,久于善良,爱于人品。相比之下,外在美虽能愉悦人的眼睛,但内在美却能征服人的灵魂。这就如托尔斯泰所说:“人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,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。”

(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)

 


关闭窗口

本站所有权归 浙江广播电视大学纪检监察办公室、审计处 所有   
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振华路校区      地址:杭州市振华路6号       邮编:3100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