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  部门简介  重要信息  工作动态  通知公告  政策法规  制度建设  廉政教育  下载专区  信访举报  学校主页 
 
当前位置: 首 页 > 廉政教育 > 学习园地 > 正文
党风廉政教育学习参阅材料之七十六
2017-05-09 10:00   审核人:   (点击次数:)

浙江电大处级领导干部党风廉政教育学习参阅材料

 

2017年第4期(总第76期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75

 

廉史镜鉴

贤母与廉吏

战国时的齐国有位宰相叫田稷子,三年后休假回家,把两千金献给他的母亲。母亲问他:“你是怎么得到这些钱财的?”田子回答:“这是我当官应得的报酬。”母亲说:“做宰相三年不吃饭吗?像你这样做官,不是我所希望的。孝子侍奉父母应该做到诚实,不该得的东西,不应拿回家。担当国家的大臣不忠诚,也是做儿子的不孝。你还是拿走它吧!”田子很惭愧,回到朝廷退还钱财,下朝后就请求让自己进监狱。齐宣王认为他的母亲贤能,为她的深明大义感到高兴,当即赦免田子的罪过,让他重新为宰相,把钱财赐给他的母亲。田稷子的母亲深明大义,在家庭伦理的范围内约束自己的孩子,把官员的廉洁与对国家的忠诚、对父母的孝顺等同起来。她认为官员不廉洁,就是对国家不忠,对父母不孝。

东晋名将陶侃的母亲“封坛退鲊”的故事更广为传颂。陶侃曾在浙江海阳做县吏,监管渔业,常有下属馈赠东西给他。有一次,一位下属送了一坛鱼鲊(也就是腌鱼)给陶侃,孝顺的陶侃马上想到乡间的母亲,便让人带给她。不曾想母亲却原封不动地将这一坛鱼鲊给退了回来。母亲在信中责备说:“尔为吏,以官物遗我,非惟不能益吾,乃以增吾忧矣。”陶侃收到母亲退回的鱼鲊和回信,愧疚万分。自此陶侃一生都遵循母亲教导:清白做人,廉洁为官。明朝的张九韶称赞道:“世之为母者如湛氏之能教其子,则国何患无人材之用?而天下之用恶有不理哉?”

唐朝时,有位监察御史叫李畲,有一次,派人回家送禄米。李母让人称了一下,结果多出三石,问来人何故,回答是“御史例不概”。这“不概”就是量米时用小木板把多出的米刮去。这样,发给御史的每斗米都冒尖,自然就多出一些米了。李母又问运费多少,来人又答,“御史例不还脚车费”。听完这两个“御史例”,李母勃然大怒,立即责令送还多余的米和脚钱,并将李畲斥责了一通。李畲见母责问,便追究仓官的罪责。见李畲对此事如此较真,其他御史都很惭愧。

贤母对廉吏的教育往往是从家庭中的孝进而推延到对国家的忠。她们把公私不分、见利忘义、贪赃枉法看作是不忠不孝的行为,在家庭层面给身为官员的孩子很大的约束。这种家庭教育的结果,必然会让她们的孩子们“入则致孝于亲,出则致节于国;在职思其所司,在义思其所立,不遗父母忧患而已”。

(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)

 

 

 

哲理小品

人生什么可控?

励志演讲大师帕特里克·奥杜雷每年给成千上万的人作演讲,在一次演讲的某个环节,他请听众说出可以描述“成功者”的词语。

听众七嘴八舌地说开了,奥杜雷在讲台上的黑板上写下了他听到的前10个词语:态度积极;目的性强;善于倾听;热情;笃定;自信;乐观;投入;快乐;耐心。

奥杜雷说:“这10个词语表达出来的成功者的特性,其意义自然深远,但是它们没有表达出来的也并非没有意义。比如,这些特性与身体状况或智力高低无关,这表明,任何一个成功者其成功基于态度,而不是天资,是你自己决定了能否成功,而非你生来的能力。”

在写以上10个词语的过程中,奥杜雷写错了一个字,听众中有人大声地指了出来,他当众承认其实他识字很慢,说他小时候,老师就认为他毫无天资可言,所以奥杜雷说他的发展全凭自己的态度,如果没有积极的态度,他不可能识那么多字,尽管现在他还会经常写错字。

奥杜雷又换了个视角进一步阐述其道理,他说:“有些听众一定有这样的想法,有些人生来就像一块五磅重的铁矿石,其价值最多五元,而一些人生来却像一块五磅重的金矿石,其价值却高达三万元,铁矿石的态度再怎么积极,也无法追赶上消极一生的金矿石呀。

“在这种情况下”,奥杜雷说,“金矿石可能自鸣得意,也可能勤勤恳恳,铁矿石用不着管它,而自身要勤奋刻苦,铁矿石会将只值五元的自身锤炼成价值几千元的高质量的钢铁,全在于其充分利用自身之条件。”

“虽然我们无法改变我们自身原材料的特质,但是其提炼的过程是能够控制的。”他最后说。

(来源:互联网)

 

 

 

心灵驿站

有心与无心

苏轼为官登州时,有个下属每次汇报工作时都是事无巨细没完没了,听得苏轼很倒胃口。那天,下属又来汇报,苏轼就敷衍他说:“我现在没时间,你晚上再来吧。”这要放在一般人,可能马上就能意识到,领导这是推辞,实际是让我别再给他添乱了。可是他不,晚上果真又来了。苏轼正在灯下静静地看杜甫的诗呢,心里虽一百个不情愿,但是却没有不见的道理。还没等这个下属开口,苏轼便先开口:“‘江湖多白鸟,天地有青蝇’,这句诗中的‘白鸟’指什么?是指鸥鹭一类的鸟儿吗?”他的本意是想借用嗡嗡不止让人厌烦的“白鸟”来指代和嘲讽下属不受欢迎。不想下属想都没想,径直答道:“‘白鸟’,并非指鸥鹭,而是指蚊蚋之类的虫儿,这个东西又脏又闹腾,特别讨厌,以此暗喻那些缺乏君子风范从而不受欢迎的人!”下属一席话不由得让苏轼刮目相看。显然,这是个有学问的人,更是一个正直的老实人,不会或不屑弄巧使诈玩心眼儿,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,肚子里有啥就说啥。相反,倒显得苏大才子有些俗了。

苏轼是有心而问,而下属却是无心而答。

前者问得巧,学富五车,满腹经纶,信手拈来,游刃有余,真不愧是大手笔;后者答得拙,直来直去,循规蹈矩,不假修饰,自然坦荡,拿得出,立得住。前者奇,奇思妙想,出其不意;后者正,君子正道,一身正气。正,可终身持之;而奇只能偶尔用之。守正,虽常常吃亏,但终可积小胜为大胜,“日日新,又日新”,步步为营,笑到最后;用奇,可能暂时能够取得兵不厌诈、出其不意之效,但一味用之,则必然沦入机巧一流,机深祸亦深。

所以,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才强调说:“大巧若拙。”曾国藩也坚信:“天下之至拙,可破天下之至巧。”

有心,无心,一字之差,两种境界。

清代大臣毕秋帆状元及第之前,以举人身份担任军机处中书,职责为拟定谕旨、记录档案、查核奏章。就在会试的前一天,他和另外两个同僚在西苑值班。三个人第二天都要参试、取功名。为了这一天,三人都等了许多年了。可是,作为国家中枢的军机处,值班是丝毫马虎不得的,若无人值班,有可能耽误大事。那两个同僚想回寓所准备考试,就编了个堂皇的理由,说:“我俩书法好,有望夺魁。你书法不好,别作非分之想了。”将值班的任务一股脑儿地推给了毕秋帆。毕秋帆心胸豁达,恪尽职守。第二天,这两个人全都如愿以偿。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,毕秋帆也榜上有名。

最令读书人激动的殿试来临了,可是谁也想不到,这次的题目根本不像以往那样从四书五经上出,而是关于在新疆垦荒之事。结果,全场考生张口结舌,无从入题。唯独毕秋帆思路清晰,有根有据,条分缕析,胸有成竹,俨然一篇精心准备的《筹边策》。乾隆皇帝极为满意,认为毕秋帆乃栋梁之材,遂朱笔一挥,点为头名状元。

事后,两人才知道,并不是毕秋帆有什么过人的智慧,而是在他考前值班的那天,百无聊赖之余,正好遇到某大臣关于新疆屯田事宜的奏折下转军机处。毕秋帆在查核之余,仔细阅读了此篇奏章。毕秋帆也确实是个留心国家大事的人,觉得这个奏折写得好,便把自己明天要考试的事情给忘了,也把值班的孤独冷清忘了,边看边思索,仿佛他正在筹划新疆垦荒这个事情。不想,那几天,皇帝满脑子想的也全是这件事。因此,毕秋帆便在无意之中蟾宫折桂。他的那两个同事知道原委之后,懊悔不已。这个事件正应了《增广贤文》中的那句话:“有心栽花花不发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”

无心是自然流露,就像云在飘,水在流,鸟在叫,鱼在游,是习惯成自然,是纯粹的大道。而很多时候,有心则充满了功利性和目的性,隐真示假,患得患失,甚至执迷不悟,陷入歧途。现实生活中,人们也大多不喜欢与心眼太多、心机太深之人打交道,因为你根本琢磨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,他究竟要干什么。

道家说:“无心便近道。”佛家说:“无心境自空。”无心状态,恰是一种本真状态,美丑善恶,天地乾坤俱在其中了!

(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)

 


关闭窗口

本站所有权归 浙江广播电视大学纪检监察办公室、审计处 所有   
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振华路校区      地址:杭州市振华路6号       邮编:310030